文/和君咨询 毕自力
 
公司15周年庆典和年会过去近一个月了,诚信宣誓的余音仍缭绕在耳畔:我是和君人,我宣誓:慎独自律、恪守诚信。对待客户,对待同事,对待公司,践诺守信、诚信不欺、真诚不伪、真实不妄。与和君同仁一道,正心诚意,真修实行,共同证悟:做为人,何为正确!
 
在宣誓会场,我难以忘却的三段亲身经历再次历历在目,于是决定记下来。
 
经历一:提前2个星期的约会
 
我大学毕业不久,正值20锒铛年华,作为一个理科生,阴差阳错成了一名财经杂志记者。经一个前辈介绍,我通过工商联传记作家王慧章先生,约了经历传奇的著名猪鬃大王古耕虞采访。身为中国商人的古耕老,二战时期,占有了全美国战略物资猪鬃市场的70%,而建国后,在资产被美国解冻后的第三天,就全部通过周恩来总理交给了政府,自此成为了土畜产部门的一位国家工作人员。跟古耕虞先生年纪相差不多的王慧章老师,很是健谈,且颇有见地,从他那里,听了妙趣横生的古耕虞商战故事,对采访更充满了期待。经电话联络,约定在 二个星期之后某一个下午2点到古耕老家里拜访他。离约定日期2、3日时,我打电话给王慧章老师,试探是否应该与古耕虞老人再次确认时间,以及用什么方式好,毕竟我只是个初出茅庐的丫头,古耕虞的德高望重是扎实的业绩换来的,我在他眼里微不足道也在情理之中。王老干脆地说,不用,你到时候去就好了。
到了约定的时间,我提前2-3分钟按响了古耕虞家的门铃,马上就有家人打开门,没等我说明来意,那位家人就叫出了我的名字。确认是我后他说,古耕老已经等在客厅。进到并不奢华但整洁的客厅,我看到了面带笑意,精神奕奕的古耕虞先生,他身旁的桌上,有一叠资料—与我们事先约定的谈话内容有关,及两个茶杯—他的和我的。古耕老为跟一个年青记者的约会,“备课”到如此一丝不苟、重信守诺、周到礼貌的程度,我被深深地震撼。这时王慧章老师告诉我的业界对他的评价,再也不是干瘪生涩的了----跟古耕虞签了合同,就像把钱存进英格兰银行!
 
经历二:20分钟够了
 
做财经记者的几年,真正受益匪浅。这一次记忆犹新的采访,对象是中信集团创始人之一,及民生银行的创办人经书平老人。与经老联络时,我告诉他,我们的采访是为了杂志的一篇卷首语。儒雅的经老在电话那头和蔼地说,可以。但接着他虽礼貌诚恳,却不容商量地提出要求,请给我你要问的问题。当然,我没有理由不答应,于是第二天给了他我们的3个问题。又过了2天,接到经老秘书的电话,他说,经老答应在一个会议前的半小时接受我的采访。我心有疑惑地应承了,约到忙人时间不容易,但,半小时够干什么?没有争辩的机会,我只好在约定的时间到了经书平办公室,毫无悬念地,经老准时、正装(大概是为开会准备的)坐在那里,握手问候之后,经书平看懂了我的疑问,他笑着说,放心,我们谈20分钟就够了。他接着就从第一个问题开始了,接下来是第二个,第三个,条分缕析,缜密简洁,我记得身心愉悦。说完最后一句话,风度翩翩的经书平抬手看了手表,竟像孩子一样得意地笑了,20分钟,真的20分钟!接下来我竟奢侈地有了10分钟跟他闲扯的时间,这时我才知道,经老学新闻出身,而我这个物理系毕业生,错入了原本属于他的行当。
 
回去再看采访记录,更正了错漏字和标点,就是一篇精妙的文章了,当然,这篇文章作者不是我。
 
经历三:无效项目的尾款
 
做市场调查的第一个超过百万的业务,来自于一个日本的客户,是一次对中国几个城市消费者的抽样调查,由于客户对需求和市场调查非常熟悉,且对专业人士很是尊重,我们的沟通很顺利,项目按照计划稳步进展。项目进行过程中一天,我们得到消息,委托方老板身体不佳住院了,但协调人安慰大家,没有问题,我们可以照常进行。在表达了问候致意之后,项目组继续按计划工作,并如期完成了调查,协调人表示很满意 。在口头报告时,还没能看到委托方的老板,我们有些失望,也为他的身体担忧。协调人安慰大家,他在医院治疗,会好起来,项目合同执行也不会有影响。在我们提交了全部报告和数据信息后,合同尾款非常准时地到帐。大家都对项目如此圆满深感欣慰。
 
几个月后,我们听到了客户老板因胃癌医治无效离世的不幸消息。又过了一段时间,日方这位跟我们已经很熟络的项目协调人再次来访,才告诉了我们真相,老板生病后不久,这个在中国的业务因他们内部的原因,已经无法再进行下去,也就是说,我们的调查项目对客户来讲,已经是无效的了。但与我们往来的协调人及其他同事,从未流露过任何情绪,而合同的尾款,是老板生病入院后,遵嘱家人用私人存款付清的。

何等庆幸,涉世不深时,就得到了终生受益的言传身教,更庆幸,这些都不是说教。